和仲

头像@我逃了

我更新了!!提前祝自己生日快乐(其实雷和安并没有互动但是我还是打了一个雷安的tag

法法老师的本还没到啊啊啊啊(悲伤

啊啊啊啊,法法老师的本子发货了!!!(我死了)


【雷安】The prince and spirit

大力赞美老师!(开心升天


汀泊依边:

娱乐圈趴

影帝雷×刚出道爆火的小明星安

狗血,非常狗血

@和仲 小可爱的点梗




  

   

※※※

 




01.

  




   他和被誉为史上最年轻影帝的男人睡了。




   安迷修呆坐在床上,手里揪着被子,大脑一片空白。男人——或许还不能称之为男人——这个少年,还在他身边睡着,一只胳膊强硬地箍着他的腰,导致他并不能完整的坐起来。




   安迷修缓慢地侧过头,仍不敢相信似的,瞪着眼睛看少年的睡颜。俊美得无可挑剔,眉眼在沉睡中也显得锋利。是雷狮。安迷修把头转回来,盯着被随意丢在地上、灌满了的套/套看了一会儿。




   雷狮在圈子里不好相处是出了名的,安迷修刚出道,与那些想抱/大/腿/蹭热度的不一样,他其实并不很想和这种人扯上关系。他不太会交际,也不太会奉承,既然如此,那就少说话。




   宿醉使他的大脑开始钝痛,他想从床上跳下来,但身体不允许,以及他怕弄醒雷狮,于是只好慢慢把雷狮的胳膊移下去,然后把枕头塞进去。雷狮时不时动一下,吓得安迷修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做完这一切他冷汗冒了一背,最后瞟一眼年轻影帝的俊脸,飞快换上衣服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然后腿软得差点栽到地上。




   安迷修在心底哀嚎一声,虽然尴尬得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但也许他们滚錷上錷床有他的原因。直接走掉实在不礼貌,他想了想,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在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




   ……听起来颇有安迷修风范。

  

    

  

  

   原本熟睡的影帝睁开了眼睛,捻起一根粘在枕头上的棕色头发,眼神似笑非笑。

   

   

  

   

   

02.




   “爆火对于一个明星来说,可能并不利于其成长,人们对他了解太少,外表光鲜亮丽内心迂回腐烂的人我见得太多。谁知道他是不是一个没有责任心、没有勇气的人呢?”




   下面已经有了破百万的转发量和评论。




   安迷修看着网上传爆的视频,一口气哽在喉头咽不下去,虽然没有点名指姓,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说的是谁。这分明就是在影射他昨天的逃跑举动!可他明明留了道歉纸条!




   安迷修被这飞来横祸惊到了。他刚刚还在面包上快乐抹黄油。




   昨天他被带去了一个上层酒会,是拍他的成名作的知名导演邀请他的。他长得好,性格好,放到普通社会里绝对是一个讨长辈喜欢的孩子。他为了得到一个大制作电影的角色而喝了很多酒,醉得一塌糊涂,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没有背景,也没多少心机,刚出道就爆火实在是凭着一张脸和机运,公司也看中他,愿意捧他。




   屏幕中的雷狮挑着眉毛,语气慵懒又漫不经心,这小祖宗一直让其家族企业既爱又恨,爱的是他实在太火,女友粉愿意为他买下一颗星星命名为他的英文名“ray”,恨的是他太张狂,做事不计后果且让人捉摸不透。爱他的人爱得要死,恨他的人恨不得他去死,总而言之他的粉与黑粉成正比,两极分化,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狂和傲。




   热搜榜第一就这么挂上了“雷狮公开diss最近某爆火明星”。




   经纪人电话打来了。




   “小安呐,你什么时候得罪了雷狮?”




   “我,没……”




   “你没他为什么diss你?他闲得慌?我记得我跟你讲过雷狮是最不能得罪的人No.1吧?他是雷家三少爷,以后直接从乙方升成甲方的家族继承人,不管你干了什么,现在立刻去给他道歉!”




   “不是……”




   “这件事公关会先压下去,雷狮影响力太强,你才刚火,人设不能崩。我会尽快联系到雷狮——但你要知道,最重要的不是‘解决这个问题’,而是‘让雷狮原谅你’,听明白了吗?小安你也长点心,不要总是相信人世间的美好,有时候说错一句话祸就从天降,我现在去找人,等会儿我把雷狮电话发你。”




   经纪人说完就火急火燎的挂了。

 

   安迷修呆呆地看着手机。




   我被日了我做错了什么?

   

   

  

  

   

03.




   半个小时后他给雷狮打了一个电话。经纪人给他电话号码的时候还详细对他说,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件事处理好了又是一个跳板,和雷狮扯上关系可以影响他往后两个月的流量;但处理不好,得罪雷狮太不划算,经纪人相信以安迷修的性子也做不出很得罪人的事,放下身段道歉并做出补偿就好了,这个圈子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是“不值得”和“没必要”。




   雷狮十五岁出道,颜好腿长演技棒,得天独厚一般,只十九岁就从国内火到国外再从国外火到国内,三次被提名最佳男主角,据说当初是和家人闹翻才跑去娱乐公司签约,抛开这些不谈,他还是雷王星集团的三公子。




   雷狮听完安迷修真诚礼貌却疏离的道歉——无非是些我喝醉了不太清楚我干了什么对于那件事情我非常抱歉如果我做了什么损害您的事情我愿意赔偿——他手中把玩着一个小巧的茶杯,脑中浮现出青年晕着水汽的翠色眸子,用被酒精泡得绵软的嗓音叫他“雷狮”。他问他做过没有,青年瞪着一双茫然无辜的绿眼睛摇摇头;他问他喜欢他吗,青年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抿唇一笑,说喜欢,两粒小小的梨涡可爱得不行。纯澈得令人目眩神迷。他忽然起了些打趣的心思。




   “我付了钱的。”




   “……啊?”




   “我说,我给你打了五十万。你让我花了五十万买你一夜。”




   安迷修嘴唇蠕动了一下,没说出话来。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赔偿我吗?”




   “……是。”安迷修一咬牙。




   “可我也不缺这五十万。”雷狮说,“这样吧,我还在A市,你来找我。”




   安迷修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04.




   安迷修花了一个半个小时到达雷狮发给他的地点。在偏远的郊区,这个地方没有狗仔,但也没有安全保障。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安迷修是一个心态很好的人。




   一錷夜錷情在娱乐圈司空见惯,不知为何雷狮要找他麻烦,不过这事他有错在先,既然有错就要祈求原谅,弄出这种事情他也很愧疚,安迷修本就脾气好,这么一想更加生不来气。




   他按照地址找到临河的别墅,推开门发现内部被布置成了欧式宫殿的样子。细节还原得十分逼真,除了极富美感之外,还一眼能看出主人的财大气粗。




   他上了三楼,走廊里每隔五步都有一幅壁画,地上铺了羊绒毯,厚重的金属色给人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安迷修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名骑士,等他惊叹的欣赏完一切后,他发现他已经来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间门前。




   他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王子身着紧身缩袖式贵族礼服,眉如剑,眸如星,背后是巨大的壁画,牧羊人虔诚地向神灵祈祷。他转过身,弯下腰,伸出手。




   “May  I  invite  you  to  dance,my  dear  rose?”

 

    

   

   

   他美好得不像话,动作标准又贵气。他仿佛闯入了中世纪的画卷,而神灵此时向他递出了手。




   安迷修迅速进入状态,轻轻笑出声,把手搭上去。




   “Be  honored,sir.”




   王子握住他的手,把他扯进自己怀里。




   他的下巴抵着他的头顶,低下头亲昵地用鼻尖蹭他的脸,那双紫眸中凝着无尽的眷恋和深情。没有人能抵挡天神的魅力,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呼吸停滞了。然而他在那两瓣薄唇即将落上他的唇角时猛的回神,挣了一下发现自己不用力完全挣不开雷狮的怀抱,只好叫了声,“雷狮……?”




   “…啊。”雷狮放开了他,拍拍手套上并不存在的灰,显然对安迷修的打断十分不爽。“久仰安先生大名,昨日一见果然非同寻常。”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安迷修微红着脸,心思完全不能放到社交恭维上,便随口讲了一句客套话。




   雷狮这才回归正题。“五十万虽不必了——但还请安先生帮我个忙。”




   “您说,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安迷修诚恳道。




   他太真挚了。雷狮想。完全看不出任何违心的成分,一张脸温温和和,其实内里却带韧。




   “陪我对一个月戏。”




   “对戏?”




   “是。”雷狮挑起唇角,“我新接的剧本,王子与追求真理的智者女儿,这栋别墅就是给我入戏用的,由于目前还在找角阶段,所以我有一个月准备时间。”




   “你还需要用一个月去准备一部剧吗?”安迷修忍不住问。




   “天才和努力不分家。——也许在你看来我不太像那种人。”雷狮笑了一下,走过去重新揽住安迷修的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怎么样,你愿意吗?”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耳朵在发烫。




   会有人能拒绝天神的邀请吗?




   安迷修像受了蛊惑。




   他说:“好。”

  

  

   

 

   

05.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今天是最后一天。安迷修坐上车,看着窗外的风景飞逝而过。他感觉自己已经深深沉浸入这个故事,沉迷于王子,沉迷于雷狮。




   凭心而论,如果除去对他时不时的嘲讽外,雷狮对他足够好,与外界对他的描述也不甚相符。他向记者巧妙解释了他对安迷修的评价,然后顺手关注了安迷修的微博和他的超话,让安迷修人气又爆了一次。和雷狮对戏对他的演技也很有提升,安迷修感谢雷狮,同时……也对这场赎罪的歉礼产生了不舍。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从明天起,他和雷狮又是两条平行线。




   安迷修推开门,一如往昔,踏入王子为他雕驻的城堡里。尊贵的王子坐在床边,等待他的爱人。




   这场戏讲的女主艾拉因身佩海神波塞冬的宝物海洋之心而遭到教堂的追杀,指控她是亵神的异教端。王子协助她逃跑。艾拉既害怕又不舍,终于在月光下向王子表白心迹,艾拉即将远行,却幻想为了王子留下来。而王子为了让她成功逃脱,狠心拒绝了她的爱。




  她痛苦,她迷茫。




  于是他痛苦,他迷茫。




   追兵即将到来,他仍然驻留在原地,海风吹起了他的碎发,露出他光洁的额头,月光莹莹揉揉。他握紧拳头,将自己苦涩的、不曾说出口的爱裹挟着风一起被送去远航。只希望终点是雷狮的心。




   “愿神给予您祝福,我的殿下。”他凝视着那双紫眼睛,终于鼓起勇气似的,“请您原谅我说出这么任性的话。”他默了片刻,再出声时声音已有些哽咽:“——我爱您。”




   然后王子该拒绝他,转身离开。头也不回的。

   

   

 

   

   王子——雷狮,他笑了起来,走上前抽出安迷修手里的剧本,低头吻住了悄悄红了眼眶的绿眼睛精灵。

   

  

   

  

   “我也是。”

   

   

   

  

  

Fin.




删删改改很多遍,还是不满意,随便看看,说不定过几天就删了。




  




  




  




tm我吹爆法法老师啊啊啊啊啊

安迷修:我可给你穿个锤锤的浴袍。

汽水安安(^∇^)